能免费看黄的软件

钢铁,是一种极为重要的资源。

无论是在现实世界还是在小人国,钢铁产量都是衡量一个国家实力的一个重要指标。

尤其是在小人国,并未经历工业革命的他们,哪怕有着巫术的力量,使得钢铁产量要远超封建时代的现实世界诸国。

却依旧没有改变钢铁匮乏的现状,使得这一金属依旧昂贵无比。

和已经步入信息时代的国家相比,他们的钢铁产量只能用可怜来形容。

更何况小人国与现实世界还有着巨大的体型差距!

如果小人国不用考虑通货膨胀等市场定律的话,萧羽手中的钢铁价值,足以把脚下这片大陆所有东西都给买下来了!

矮人们最后的一丝挣扎,也在萧羽的豪言壮语里溃散了!

尤其是矮人一族里面的那些精英们,他们都是有机会掌握天赋巫术的矮人工匠,对钢铁的渴望远远超过了美酒。

矮人工匠们从萧羽拿出来的钢铁看到了自己的钢铁强化术的用武之地。

如果能够使用这些钢铁锻造出强化五次以上的强化钢铁武器出来,其强度不亚于那些神器了吧?

而制造出这样武器的他们,必定可以名震天下了吧!

校园里的短发女神清纯美丽

矮人们全族拜倒在了萧羽的面前。

远处,图哈尔看着这一幕,激动万分的同时,小声密语说道:“指挥使大人,矮人一族至此依附于我神迹之城了!”

“是的。”专迩微微颔首,挥手道:“接下来轮到我们上场了!”

“我们上场?”图哈尔微微一怔:“我们做什么?”

“身为黑衣卫,自然是要寻找到导致矮人生变的蛛丝马迹出来!”

专迩冷笑了一下,站起身来,披上了黑衣卫的专用黑斗篷,率先走了下来。

图哈尔等新人连忙披上黑斗篷一起跟上,率先进入了已经空无一人的矮人城市。

“这股残留的甜味。”站在城市街道上,专迩吸了吸鼻子道:“果然是把药剂放在了空气里吗?”

“按照训练的步骤,都给我搜!”

专迩笑了笑道了一声,顿时令左右散开去了这城市里。

而他则是独自一人,来到了矮人城市里的神殿。

这是矮人的锻造之神的神殿,呈三角形,推开门走了进去,专迩就微微皱眉。

他看到里面一片狼藉,且地板上布满了已经发臭的污秽血液。

“是深渊的手段。”专迩仰起头,看到一个牧师打扮的矮人被吊死在了尖顶里。

并且身上还插着了好几把银制的细剑。

呼!

专迩运转起超凡灵光,拔出匕首挥出,一道光芒割破了前方的墙壁。

顿时前方壁纸哗啦脱落了下来,却是出现了大堆的矮人尸骸。

并且大多都不完整,有大量被啃食过的痕迹。

“那么多被献祭的矮人?”专迩诧异的看了看这些矮人尸骸。

不由低语:“献祭得到的深渊异种呢?去了哪里!”

专迩得到的情报很快汇总交给了萧羽本人。

萧羽留下了小白和神卫军协助矮人王组织好矮人一族的迁移计划。

自己则是骑上电动车带着巫师和专迩等人回去了神迹之城。

安第斯神鹰也展翅高飞,却是飞去了钢都王国境内的一处密林。

那儿是与深渊有着明显勾结的地穴大公的老巢。

从矮人王口中得知了对方参与此事,又从专迩口里知道了对方想要搞事,萧羽派出了安第斯神鹰前去观察清楚地形。

然后萧羽便打算先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

把干掉地穴大公这深渊于此地的使者放在了讨伐亡灵古堡之上。

地穴大公此时刚刚回到自己的地底城堡,正在配制药剂的他没有多久就从黑妖精仆从那里得知了天空之中出现了超凡猛禽的身影。

地穴大公顿时明了,自己的老巢怕是保不住了。

他不由有些心疼了起来,这儿可是他数百年的心血所在啊!

可恨那该死的巨人……实在是野心太大了!

“我主深渊,请继续给我以指示吧!”

地穴大公摩擦着与当初那年轻矮人几乎一模一样的铜戒指,口中念念有词。

很快,他沟通到了一个伟大的存在,一个强大的深渊生物的回应。

一瞬间的沟通,令地穴大公露出了笑容。

“无上的至尊啊,我必听从的吩咐,把巨人手里的威严王座带回来奉献给!”

地穴大公说完,启动了手中的巫术法阵。

顿时地底上的那片密林里,许多二三十米高的大树突然间活了一样,摇晃着站了起来。

这些浑身上下都冒着腐朽深渊气息的深渊树人们,举起来一块块泥土凝聚而成的泥球,抛向了天空的同时,泥球起火化为了火球,冲向了安第斯神鹰。

嗷!

安第斯神鹰来自星海雄鹰的血脉能力,对它发出了警告,千万不要小看了那些还没它身上羽毛大的火球。

安第斯神鹰于是拉升了飞行高度,躲开了这些深渊树人们抛出的火球。

而后它尖啸一声,盘旋了会后,发现找不到这些深渊树人们的死角,只好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虽然没能反击,对于萧羽和艾诺迪亚巫师等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艾诺迪亚巫师等人很快制造出来了地穴大公所在密林的立体模拟地形图。

而后在仔细讨论了之后。

他们从厚厚的一本书籍里找到了深渊树人的介绍。

“通过殿下的情报来看,这些深渊树人都是一级的深渊魔物。”

“不过它们可以喷出腐蚀毒火,令中者剧毒攻心,浑身血液都化为毒火养料从而自燃而亡!”

艾诺迪亚巫师道:“一旦被突破护盾,伤到了身子,就是二级超凡者也必须立马削掉接触部位才能保得身子不被毒火入侵!”

“加上那片密林很可能布满了地穴大公的巫术法阵和陷阱……”

“这场战不好正面强攻了!”

“也不是没有办法!”萧羽摸了摸下巴看着道:“只是我有点担心,地穴大公这般激怒于我到底存了什么心思。”

“又或者他到底从哪里得到了倚仗让他会有这样的胆子!”

说道这,萧羽想起了专迩提供的留影里看到的那些被献祭的矮人。

他不免有些心绪不宁起来。

一贯以来的总有刁民想害朕的中二思想也开始发作。

“或许……这次出征地穴大公,我得做更多的准备了!”

“比如……找个人偶来假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