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安卓二维码下载

张玄跟着中年队长下了大巴,乘坐一辆黑色大众轿车,来到距离这里最近的左市。

蒙省到哪,都给人一种地域宽广的感觉,行驶在国道上,可以清楚看到道路两旁的草原,一望无际,与天交接,牛羊吃草。

来到左市,不同于大城市那种高楼林立,间隔紧凑的感觉,这里街道很宽,楼与楼之间的间距也很宽广。

中年队长开车带着张玄来到一栋大楼前,大楼总共有七层高,在最顶层上方,立着一个盾牌标志,上面写着恒诚安保四个大字。

“这整栋楼是你们的?”张玄问道。

“对,我们恒诚安保,也是蒙省数一数二的安保公司了。”中年队长点头。

张玄心里默道:“看不出来,这江静,还是个土豪啊。”

恒诚安保的老板,正是当时贴身保护林清菡的江静,张玄也是看在江静的份上,刚刚在车上才会出声帮助这些安保人员。

中年队长带着张玄走进公司大楼,在一楼的接待处,张玄看到了有多种项目,如安保团队,私人贴身保护等,业务范围很面。

张玄颇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他感觉就跟自己以前接杀手任务差不多,什么团队刺杀啊,私人刺杀的,跟着中年队长一路到了二楼。

二楼,是一个巨大的练习场,各种各样的训练器材,还有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八角笼,张玄看到有两人,穿好护具,在八角笼中进行自由格斗,他们的格斗方式,并非大多训练当中那样套招,而是拳拳到肉。

在二楼的训练场隔壁,有一间接待室,此时张玄就被中年队长安排到了这里,中年队长给张玄倒了杯茶,开口道:“先生,等等会有官方的人来跟你交涉。”

肤光胜雪纯净美眉樱花树下写真

“行。”张玄点头,靠在座位上。

中年队长又跟张玄闲聊了两句,就先走出去了。

恒诚安保公司一楼,一名身穿迷彩服的短发年轻女人,大步走了进来。

见到这个年轻女人,安保公司的人都喊了声江总。

这人,正是江静。

不同于别的公司老总,江静虽然是这安保公司的老板,但她每天干的活,和员工都是一模一样的,同样会接任务。

江静在大厅扫视了一圈,开口问道:“刚刚说带回来的人呢?”

“在二楼。”一名员工冲江静说道。

江静没有迟疑,大步朝楼上走去。

二楼接待室外,那名中年队长不停的来回踱步,当中年队长看到江静时,连忙大步走了过去,“江总,你来了。”

“人呢?”江静问了一声。

中年队长伸手指了指接待室,“人暂时稳定在里面,江总,这个人怎么说的,有点古怪。”

“古怪?”江静疑惑一声,“怎么个古怪法?”

中年队长摇了摇头,“说不上来,反正,我有点看不懂这个人。”

“另外一个抓到了么?”江静问道。

“抓到了,还在审。”中年队长点头,江静说的另外一个人,就是当时逃跑的那个男性乘客了。

江静点了点头,“行,这里的事交给我了,你去看着点那边。”

江静说完,中年男人应了一声离开,而江静则推开门走进接待室,她已经想好了等等该怎么开口,审讯,无非是先给一棒子,再给两个枣。

一推开门,还没看清屋内的人是什么样子,江静便开口道:“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张先生?”

江静话说一半,突然看清了坐在屋内的人,露出一脸的惊愕。

“嗨。”张玄打了个招呼。

看着坐在屋内的张玄,江静有点发懵,这次带回来的人,竟然是张先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定是搞错了啊!张玄的身份,江静是再清楚不过了,怎么也不可能是这次的任务目标。

江静冲张玄苦笑一下,眼中流露出歉意,“张先生,我真没想到是你。”

“哈哈。”张玄大笑一声,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好久没见了,这次特意过来看看,你这公司,搞得不错嘛。”

“张先生过奖了,就是小打小闹。”江静虚心道,她这个虚心,是真心真意的,之前江静就见识过张玄的实力,那在各方面,都是远超自己的,自己这公司,看着是大,可部的人加起来,估计都没张玄一人的身价高。

作为一个资深安保,江静很清楚,张玄这样的人,如果放在安保界,有怎样的地位,更别说那百亿的林氏集团了。

“都和官方合作了,还是小打小闹啊?”张玄笑道,“据我所知,能和官方有合作的安保公司,那可都不简单。”

听到张玄这话,江静自嘲的笑了笑,“张先生,我们这哪是跟官方合作,是自愿给官方出苦力啊。”

“哦?”张玄好奇一声,“以你们公司的规模,应该不用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吧?”

安保公司和官方之间的关系,张玄是颇有些了解的,因为安保公司的特殊性,官方会给予很多政策,这种政策,也会让许多人不满,对安保公司有意见,有些安保公司,为了搞好和当地官方的关系,就会主动出力去帮当地官方解决一些麻烦,这麻烦要解决好了,那还好说,可解决不好,就要惹得官方不满了,所以除了那些实在混不下去的安保公司,很少会有人主动找上官方的。

当然,如果是和官方有战略性合作,那就另说了。

江静摇了摇头,走到张玄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下,“张先生,你有所不知,再过两天,就是安保公司新一轮的评级了,评级的优先权就在官方那,如果达不到规定的评级,公司就得强制性裁员,我们现在肯定是要尽量去讨好官方了。”

“原来这样。”张玄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样子,你们的竞争不小。”

“是。”江静点头,“现在整个左市,有两家公司和我们竞争,他们都有官方背景,而整个左市的五星安保名额只有一个,要在我们三家当中选出,我这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